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资讯中心 » 学会新闻 » 正文

中国劳动论坛现代服务业与农民工发展分论坛纪要

发布时间: 2019-08-01 15:50:59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201962日下午14:00-17:00,由中国劳动学会现代服务业专业委员会举办的劳动论坛“现代服务业与农民工发展分论坛”在中国职工之家A座四层22北会议室召开。中国劳动学会会长杨志明、国务院农民工办公室副主任宋娟等领导出席论坛,来自政府部门、研究机构、服务业企业的50余名理事/常务理事围绕“农民工发展走向新时代”进行了深入交流。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卢晖临教授首先作了“产业工人如何有前途”的主题演讲。他从产业工人的内涵和外延出发,分析了改革开放以来以农民工为主体的现代产业工人队伍发生的变化,从微薄的收入、有工作无生活和彷徨、迷茫、漂泊的心态三个方面描绘了当代农民工在成为产业工人过程中面临的困境,他指出未来产业工人的前途寄托在三个方面的制度变革上,一是对农民工的职业技能培训和职业升迁,二是农民工创业,三是中国经济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的演进中,同时,他也表示解决中国产业工人困境,不是、也不可能要摆脱中国的“世界工厂”地位,而是通过赋予产业工人完整工人的权利,通过重塑“世界工厂”里的劳资关系,改善工人的处境,将现在的“世界工厂”改造成一个劳工权利得到更好保护、劳动价值得到更大体现的、更加文明的“世界工厂”。这个过程,也是提升中国“世界工厂”在国际经济分工中的相对地位,建立一个更加公平合理的国际经济秩序的一个起点。

    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曹佳博士作了题为“新常态下服务业发展就业效应研究”的演讲。她在回顾我国服务发展历程以及服务业促进就业的内在机制的基础上,从摩尔结构变化值、结构偏离度、比较劳动生产率三个方面分析了服务业的就业效应。她指出,从摩尔结构变化值来看,我国产业结构和就业结构呈现出明显的阶段性,就业结构的波动滞后于产业结构的波动,并且滞后的时间大概在4-6年之间;从结构偏离度来看,服务业内部的产业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结构偏离度一直为正值,如科学研究技术服务业、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教育,说明存在劳动力转出的可能性,第二类结构偏离度一直为负值,如批发和零售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住宿和餐饮业,这说明劳动力向这些行业转入的可能性增加,第三类结构偏离度在正负值之间变化,如租赁和商务服务业,这说明该行业劳动力转入、转出的变化要大于其他行业,但总体趋势而言,该行业是呈现劳动力转入的可能性;从比较劳动生产率来看,服务业内部的产业也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比较劳动生产率大于1的行业,如批零业、住宿和餐饮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金融业等,说明行业的劳动密集程度相对较低,存在着巨大的劳动力转入的潜力,第二类比较劳动生产率小于1的行业,如科学研究、技术服务业,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等,意味着该行业的劳动密集程度较高,已经出现较为明显的劳动力过剩的状况,第三类比较劳动生产率在大于1和小于1之间变化的行业,如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说明由吸纳行业变为过剩行业。

    阿里研究院资深专家徐飞作了题为“互联网平台促进新就业”的演讲。他指出互联网平台对就业基本三要素都产生了重大影响,包括影响企业产生聚集效应和生态圈效应,规模化及集群化就业,对劳动者的影响体现在提高劳动者技能素质,促进人员行业间的流动,提供新工作内容,对劳动关系的影响主要是出现没有固定雇佣关系的劳动关系,如零工经济。他以阿里巴巴为例,分析了生态圈带动就业的情况,阿里巴巴集团有10万名员工。2018年阿里巴巴仅零售平台就创造4082万个就业机会,其中包括1558万个交易型就业机会、2524万个带动型就业机会。他建议国家多出台鼓励和支持平台企业发展的政策,完善适应新就业形态的社保制度和劳动关系制度;根据国内外经济形势变化,进一步改善营商环境,适时出台减费减税措施,提升中小微企业活力,减小贸易摩擦带来的就业压力;进一步支持民营职业培训机构发展,政策和资金向民营机构倾斜,职业技能培训以实际需求为目标,加强线下培训与线上培训的融合。

    北京爱侬养老服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穆丽杰女士通过北京爱侬家政服务的人力资源的数量、人员组成结构、文化程度结构、各省人员分布情况、年龄情况、工资水平、时代变化情况、影响因素、27年的发展的历程,反映了中国家政服务人员人力资源状况。

    博导国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代吉祥作了题为“现代职业教育之职业培训”的演讲。他指出职业培训存在“七重七轻”的问题,即重数量、轻质量;重等级、轻能力;重线下,轻线上;重名师,轻标准;重学历,轻培训;重理论,轻实践;重仕途,轻工匠。未来,职业培训将面临“四化”发展趋势,即标准化,包括教材标准、教学标准、师资标准、质量标准、职业技能等级标准等职业培训标准化建设将会成为职业培训的主要发展方向;平台化,由于企业、行业、职业培训都是动态发展的,育人模式就不能限于点对点、一对一、或者一对多,打造职业培训共享平台,将社会、企业、培训机构的资源进行跨界融合,打破资源之间的壁垒,实现资源共享、优势互补、发展共赢的目的;体系化,在包括职业分类、职业标准、职业培训、职业技能鉴定、技能竞赛等方面,职业培训将会完善体系化建设并将构建终身职业技能培训体系;评价体系三方化,《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中明确指出:打造一批优秀职业教育培训评价组织,通过职业教育培训评价组织进行三方评价。他建议职业培训做到“四结合”,职业培训与学历教育相结合、职业培训与继续教育相结合、线上与线下相结合、职业培训与产业发展相结合。

    中国饭店协会副会长、黄河京都酒店管理集团董事长屈启晓做了住宿餐饮行业发展促进劳动就业报告,从本企业自身的发展历程以及遭遇的问题出发,对全行业的人力资源供给和面临的困境进行了生动的分析。

    北京电信规划设计院有限公司的庞晓静博士做了题为“新生代农民工的数字鸿沟与社会融合思考”的演讲。她从新生代农民工使用手机的习惯出发,指出新生代农民工的数字鸿沟已经产生,表现为他们有机会接触信息技术,但上网主要用于休闲娱乐、人际交往等,缺少机会通过数字技术去拓展其社会功能,无法通过数字技术的使用获取更好的生活能力。导致形成数字鸿沟的因素有,政府关注不够、工作环境限制、城乡教育水平不均等、定向数字内容相对缺乏。她建议强化数字意识,提高数字素养;改善网络媒体内容和呈现形式;降低全民上网费用;以培训提升能力。

    人社部机关服务局李刚书记、山西省大同市政协副主席王剑辉等参会人员在自由发言阶段发表了各自的观点。四川国弘现代教育投资公司董事长、全国政协委员、中华职教社理事长苏华对论坛进行了总结, 论坛圆满结束。

Tags: 本文暂无Tags!